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GL百合 >

申氏画师 yb亚博体育手机客户端:萧兰错

发布时间:2019-09-02 17:56 类别:GL百合

爽文欢喜冤家女强
?
  文案:终等到申画师恢复单身,移居竹林。孙家幺女孙七子,一心守候,结果等来了一堆青俊上门示好,提亲,只差没踏平了申家的门槛。
  呜。。。
  孙七子无语问天:为何和离之妇,下堂之妻如此受欢迎?!
  伪装软姐VS腹黑爱笑俊妞。
?
  内容标签:欢喜冤家 女强 爽文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申小枝,孙苓 ┃ 配角:高右,徐有墨 ┃ 其它:gl,爽文,暗恋
?
?
第一章?
  巳时二刻,城南文庙大街,元外郎府。
  街外锣鼓不绝,震耳欲聋,喜乐从远渐近,迎亲队伍近在咫尺。元府前厅张灯结彩,筵开三十余席,宾客满堂。
  适逢迎春日,亦是元府二公子迎娶礼部郎中田好道六女为妻的吉日。
  突然,静下来了!
  宾客们你眼望我眼,一脸惊讶,皆选择沉默,将目光投给宴会上突然出现的某名女子。
  那女子闭目静坐,腰背笔直,雪颈微微往前。无视那些灼热眼光,仿佛喜宴上的热闹或安静皆与她无关。
  她梳着时下不多见的流云髻,简单拢起的发丝却簪着一枝纯金的石榴满钿,密密麻麻如黄豆般大小的红宝石在乌丝间闪亮,与手腕那只碧翠的玉镯,一红一绿的色调衫得她肤更白,发更乌。
  身上那一袭红艳的交领复襦,衣襟之上以金线缠绕着一朵洛阳红,盛开仿若滴血的鲜红张扬着自身的名贵。
  黄金等价的柳绸配上精湛无比的织工,定是出自银李园之手。银李园的客户大多是三原国皇家贵胄和巨贾,一般人是穿不起。
  一枝头饰,一只玉环,以及一件衣裳足已彰显女子无与伦比的贵气。她这一身行头,在场的一名珠宝商粗略估计买得起四座城池。
  这个披着四座城池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头?!众人一见,满场寂静。
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,张管家发现有异,越过人潮,一见坐在桌边的红衣贵女。脚一住,倒抽一口冷气。
  这……
  这……这是……
  最不可能,亦不可以出现在的人,怎会在此?!
  他僵在原地,不敢惊扰眼前闭目养神的贵女。
  曾受过贵女的恩惠,对她敬重非常。她受委屈时,他无法为她出头已心中有愧,现下又怎忍扰了她的雅兴。
  不远处元家的少夫人也察觉了异样,缓步走近,轻声问:“张管家你这不出去迎接新郎新妇,僵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事——”
  “情”字触及那红衫女子时,因过于惊讶淹没在喉咙中化作一道惊叹。
  元家少夫人在满堂好奇目光之中接近。
  “妯娌,近来无恙?”
  元外郎膝下两子,长子元以祥娶易知府次女为妻,正是眼前的易氏,次子元以常曾以申氏之女为妻。
  红衣贵女的身份不言自明。
  正是元府前二媳妇。
  与元以常和离仅半载的申氏之女。
  元二对发妻寡情薄幸,爱流连烟花之地,兼抛妻弃子等等恶行,文庙大街附近众所周知,无人不晓。
  今晨再娶,怕闲言碎语,故意绕城一周,招告天下。喜乐不绝,却无法掩盖众人雪亮的双眼。
  参加前夫的婚宴,莫不是脑壳瓜子坏掉了?!
  一心看戏的群众因此屏息以待,生怕错过这一场精彩绝伦的年度大戏。恐怕在新春佳节和亲朋好友嗑瓜果之时缺少一项重要的谈资。
  闻声,申氏微张眼眸,一脸闲雅,没半分的妒恨,当然也没有半分笑意。态度很是高傲,可惜一开腔逸出甜美的童音锐减了几分高冷的气势。
  “全金都城的民众都知晓申某人早就不是元家人!元少夫人!”。
  “呃!”
  易氏尴尬地僵在原地。
  毕竟申氏说得是铁一般的事实。
  今年初秋,稻穗刚黄,申氏拟下一纸和离书送至元二跟前。
  元二狮子开口要了她的嫁妆方同意和离。
  申氏要带走儿子秀,方同意给嫁妆。
  两人意见一致,当夜签下和离书,次日申氏命人将和离书送至城府备案,将户籍迁出,迅速搬离元府。
  留下丰厚的嫁妆,她领着儿子到河东竹林安家。
  元家长辈得知后,前来质问。元以常却反咬申氏不守妇道,狂妄无德,一心求离。
  婚约已除,人去楼空,已无他法。
  倒是张管家说了句实话:妻,可以放离;儿,您不养,倒要了申家娘子全部财产。莫不怕饿倒妻儿么?二少爷。
  元以常恼瞪着张管家,嫌他多事。
  其母也在一旁担心叨念。
  元以常嗤之以鼻:娘,您少担心。那女人饿不死,本领可大着呢。没听说过吗?申氏一纸值金千。
  话说三原国民众公认的三宝。
  一是罗家独女的锦瑟。
  二是王府闲忧的字墨。
  三是申氏小枝的画作。
  罗家独女早年因罗家遇事,下落不明,令三原国缺失了一宝,实属不幸。而王府的公子闲忧,身份尊贵,常年闭门不出,一出门便是万人空巷,水泄不通。他写字只为了自娱自乐,更遑逞买卖。只有申氏,勤劳为民,传世之作多达五十余幅,乃收藏家心头好。
  说她一纸值金千,倒也不是假话。
  申氏主动化解易氏的尴尬,从袖中抽出一张烫金的帖子丢在桌上。“二少爷派人送上团书,请申某人前来祝贺他二婚大喜。申某人承蒙元府照料,岂能不来!”
  意思明显:他敢请,她就敢来。
  易氏恼瞪着桌上那张大红的团书,恨不得撕碎。元家那目光短浅又好面子的二少爷,又干下这不过脑子的麻烦事。
  竟不要脸的送团书给前妻,邀请她来恭喜自己二婚?!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