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YB亚博娱乐 >

流云公子之阎罗门 yb亚博体育手机客户端:古风静语

发布时间:2014-10-14 23:56 类别:YB亚博娱乐

强强情有独钟江湖恩怨悬疑推理
?
文案:
这里的江湖
没有正邪 没有对错 没有光与影
只有立场 出生就决定了自己的立场
这是一群笑里藏刀的狐狸间斗智斗勇的故事!
?
现在的宇肆懿很郁闷,他才刚跟他的冷美人确定关系,
他就被一群杀手给带走和他们相亲相爱去了!
话说他家冷美人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呢?宇肆懿都快怨念了!
让宇肆懿很满意的是,他似乎发现了阎罗门里有什么有意思的秘密?!
小狐狸奸诈一笑!
?
这次阎罗门出现了罕见的危机,幕后黑手会是谁?
宇肆懿(攻)X冷怜月(受)
?
内容标签: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宇肆懿,冷怜月 ┃ 配角:重真,妖娆,萧絮,向问柳 ┃ 其它:1V1,主攻,腹黑,年上
?
?
?
?
第1章 第 1 章
冷怜月垂眸看着桌上的湛龙和刃雪,凤眸中没有半分情绪,他伸出手轻轻的抚了抚忍雪,手指修长白皙,抚在忍雪镶嵌着宝石的剑柄上,煞是好看!
宇肆懿已经被阎罗门的人带走一个月了。
阎罗门不愧为神秘的杀手组织,他们寻了很久,根本找不到阎罗门总坛的任何线索!而他之所以在此也只是跟着对方留下的丝丝痕迹跟来,却每次都会跟他们失之交臂,他一到,阎罗门的人就早一刻带着宇肆懿离开了,他不知道对方是故意为之,还是仅仅只是巧合?!
对于宇肆懿很干脆的就答应跟阎罗门的人走,冷怜月是不高兴的,他也不知在不高兴什么,当时,他也中了扶凨,完全没有能力阻止,所以,他也有对自己的不满!他的体质是百毒不侵的,但是对一些特殊的似毒非毒的药物,他的身体就没有抗性,也会受影响!
冷怜月拿起忍雪抚着剑身,一股微凉的触感透过指尖传来,他能感觉到忍雪似有脉搏在跳动着,每次握住忍雪,都会让他心里生出一股杀意,尤其是想到阎罗门的时候!
整了整心思,压下心中不断涌现的杀意,冷怜月放下忍雪,收剑回鞘。那个鸣獳说忍雪已经认他为主,但是他并没有用剑的习惯,所以就算有忍雪,他也不会去用!
思羽思缕和丁然丁柯姐妹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房里,冷怜月淡淡的瞥了一眼,“还是没消息吗?”
四姐妹对视一眼,满脸的惭愧之色,思羽整了整心思,道,“我们是一路沿着阎罗门留下的蛛丝马迹跟来的,但是跟到了这里他们就似突然消失了一样,完全找不到任何线索。”她们们对于宇肆懿实在谈不上有多少好感,之所以如此尽力去寻无非是因为冷怜月的命令行事!
凤眸微眯了眯,“突然消失?!”冷怜月走到窗前,淡淡的道,“这个世间,只要是人,就会有迹可循,不可能凭空消失!”
丁然沉吟了半响,道,“宫主以为他们是…”
“他们根本没有离开这座城,至于隐藏方法,可以有很多种,比如…易容!”冷怜月毫无起伏的声音从窗户边传来!
思缕恍然大悟的道,“原来如此!”
冷怜月转过身看向四姐妹,“你们去联系向家在这里的人,”凤眸微眯,“现在正好是需要他们为月华宫效力的时候!”
丁然不赞同的道,“可是向家有背叛之心,这样的人,如何能用?”
思羽侧头看向丁然,“那个向问柳是向家的少当家,他和宇肆懿又是多年好友,他应该也在积极的找寻宇肆懿,他跟我们在一起待过一段时候,我觉得他是真心待宇肆懿的,绝对不会做出对他不利之事。不过,”话音一转,思羽抬头看了冷怜月一眼,“奴婢觉得,我们不适合让向家的人来探查此事!”
冷怜月淡淡的瞥了思羽一眼,“为何?”
思羽微垂下头,恭敬的道,“阎罗门是武林中的杀手门派,向问柳就算是在寻宇肆懿恐怕也不会真的动用向家的势力。向家是武林中的医学世家,他们两派本没有什么交集,如若因此让他们对立,这并不是一件好事,反而会为向家带来莫大的灾难!”
冷怜月背过身,云淡风轻的道,“与我何干?!”
思羽一愣,“可是…”
冷怜月直接打断了思羽的话,“没有什么可是!”
思羽不敢再多言,只得恭敬的答了声“是!”
……
宇肆懿看着眼前大变样的几人,心中满是赞叹,他摸着下巴围着阎王和左护、右护转了一圈,“啧啧,我说,想不到你们还有如此了得的易容术!”现在他面前的三人全都变成了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,衣服也换成了街上普通人的服饰,完全没有一丝破绽,除了阎王身上那股怎么也掩盖不了冰冷气息之外。
不过作为阎罗门门主的阎王也会愿意易容,着实让宇肆懿有点惊讶,他记得第一次见到阎王的时候他并没有易容,就那样出现在封城,不过宇肆懿相信就算谁见到他,估计也没人知道他就是阎罗门的最高统治者,阎罗门的神秘之处是在太多!
右护,就是那白衣女子,名白狞,明明看起来是一个温柔多情的清纯女子,名字却是如此,宇肆懿有时候感叹,果然女人都是不能小看的,外表看起来羸羸弱弱,有时候内心其实就是条毒蛇!
白狞闻言温柔一笑,她现在虽改了面容,比起原来那张脸要普通,但是那笑,还是让宇肆懿觉得毛骨悚然,一开始他或许还觉得白狞是真心笑得温柔,但是经过一个月的相处下来,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的内心,其实就是条可怕的毒蛇,白狞就似她的武器弯刀一样,外表看起来精美华丽无比,却有着致命的攻击力和诡异的危险性!但是让他大跌眼球的却是这个白狞主修的居然是医术,虽比不得向问柳神医之名,但她在医学上的造诣也很高,而且,精通易容之术。
经过这一个月的了解,宇肆懿也慢慢发现,在阎罗门里不仅要武功高强,没有一技之长也是难以生存的,能够活到今天的都有比别人突出的能力!好比白狞,医术和易容术了得,左护妖娆则鞭法和使毒的功夫了得,其他人也都各有各的长处,比如有的擅长查探消息,有的擅长跟踪,甚至有人精于幻术,控制人心,林林总总,阎罗门里可算是有不少各式各样的精英份子。
但是那个阎王,作为阎罗门门主,宇肆懿却完全没发现他有何种能力,武功或者其他,他都完全看不出,一路上,也没什么需要阎王亲自动手的,他根本找不到机会查探出阎王的深浅。
这时就听白狞温柔的声音传来,“小弟弟莫感叹,姐姐也给你准备了一张人皮面具,因为时间仓促,用药水是来不及了,所以你就将就将就吧!”说完就把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递给宇肆懿。
宇肆懿接过,举起一看,做得还真好,薄薄一层,都能透光,他轻笑一声,道,“这要怎么用?想我长这么大还没易容过,我这张脸可没被人少误会,早知有这么好的方法,我何苦受那么多年被人误会之苦!”
白狞一笑,“直接戴上就行了,要是不会,姐姐可以帮你哟,说来,你那张脸,姐姐可甚是喜欢,就这么换了,姐姐还真觉得有点可惜!”
其实宇肆懿并不想易容,他易容之后冷怜月要找他肯定就更难,他们这样就等于完全换了身份一样,和寻常百姓无异,而且阎罗门的人并不是那么好找的。
要问他为什么能那么肯定冷怜月会来找他?开玩笑,他现在可是冷怜月的夫君,名正言顺的,得冷美人亲口承认的,再说,他们都还没去找祁明,冷怜月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他死!
他也不允许自己在还没有和自家老婆亲亲爱爱过,就这么死了,想他追冷怜月容易吗?要是就这么死了,他冤不冤啊!
一想到冷怜月,宇肆懿就想叹气,他知道他这么干脆的答应跟阎罗门的人走,冷怜月肯定会不高兴,但是就当时的局面,大家的内力被制,他只能答应,他并不想冷怜月有危险,而且他对阎罗门这样一个神秘的杀手组织确实很感兴趣,顺水推舟,于是就如此这般了。
不过宇肆懿还是会郁闷,至于郁闷什么,还不就那么些事!想他跟冷怜月才确定了关系,就这么被阎罗门的人带走了,他连亲都没亲几口,别提多憋屈了!
宇肆懿直接拒绝了白狞的“好意”,戴上那张薄薄的人皮面具,就是不愿,他现在一点内力都没有,想反抗都不行!不过,易容后,除了脸上绷着张面皮有点不舒服之外,他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。他走到镜子前照了照,就发现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很普通的成年男子的模样,就是走在大街上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的那种。
宇肆懿一阵感叹,这易容术还真好用,而且听白狞的意思好像还可以用药水易容,他家娘子的脸实在太祸国殃民了,以后为了他老婆少被人觊觎,他决定还是让冷怜月易容再出门好了,他家娘子的花容月貌,当然只能给他一个人看,别人最多看看手指甲就好了!他这么做,绝对不是因为他在吃醋!
宇肆懿走回桌前坐下,左右看了看桌子旁边的人,说实话,突然换张脸,让他看着还真不习惯,他百无聊赖的啃着馒头,状似随意的问道,“我说门主,我有个问题能不能请您给我解答解答?”
阎王静静的喝着水,“你问!”
宇肆懿赶紧高兴的朝阎王道了声谢,才道,“就是你们这个杀手门…”
宇肆懿话还没说完,妖娆就火爆的打断了他的话,一把抓起他胸前的衣服扯到眼前,吼道“说了几百遍了是阎罗门,阎罗门,你听不懂人话吗?你要是再敢说错一个字,我就毒哑你!”
宇肆懿抹了把脸,这妖娆是有多维护阎罗门,连说个名字就那么计较。不过他还是立刻老实的点了点头,妖娆才满意的拍了拍他的头,把他放了回去,他才能继续问道,“你们阎罗门以前每次派出来的杀手,见到我就是喊打喊杀的,怎么这次,你们这么‘客气’?居然把我‘请’了回去?还是完整无缺的?!”
阎王道,“雇主改了要求,把你活着带回去。”
宇肆懿了然的点了点头,“原来如此。”不过,阎罗门是那么好说话的吗?雇主说改了要求,阎罗门的人就这么同意?先不说阎罗门里的都不是什么善茬,就阎王的性格就不是那种会听一个人说改就改的,除非…对方的身份不凡,或者跟阎罗门有莫大的渊源,才能让阎王卖给他这个面子!
宇肆懿又凑近阎王一脸好奇的道,“那现在我们是不是就是回你们的总坛?”
阎王淡淡的瞥了宇肆懿一眼,“你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吗?还是你想我直接送你去死一死?”
宇肆懿立刻住了嘴,干笑着道,“多谢门主美意了,我还是好奇死吧!”
白狞突然一笑,“小弟弟,你还是把你那肚子里的鬼点子收起来吧,我们不一定要回总坛才能把你带给雇主,天下之大,随便哪个地方都可以!”
宇肆懿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下嘴角,笑了两声,“呵呵,白姐姐,真是受教了!”喜欢在口头上占他便宜是吧,那他就如她意好了!
白狞立刻收了笑,她自称姐姐是一回事,被人叫姐姐又是另一回事,想她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子,被一个大男人叫姐姐,这是对她年龄赤.裸裸的挑衅。不过…
白狞又是一笑,故意凑近宇肆懿,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的手臂,巧笑倩依的道,“我说,宇小弟弟,既然都叫姐姐了,就告诉姐姐,你今年究竟多大了吧?!”说完还故意朝宇肆懿眨了眨眼。
宇肆懿立刻把身体往后仰,拉开跟白狞的距离,这种艳福…他可消受不起,再说,现在白狞顶着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子脸孔,说实话,那些勾引人的动作做起来真没有她原来那张脸好看。
宇肆懿讪讪的笑了声,迅速站起身走到妖娆的旁边坐下,开口道,“白姐姐,你说话就说话,别动手动脚成么?”
妖娆不屑的看了宇肆懿一眼,“你到底有没有种,居然怕个女人?”
宇肆懿闻言顿时就乐了,心里就冒出想调戏调戏妖娆的念头,他故意凑近妖娆声音轻缓的道,“左护法,你是要试试我有没有‘种’么?”还特别在‘种’字上加了重音。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