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推理悬疑 >

他的归零 yb亚博体育手机客户端:鲭燕

发布时间:2019-06-21 20:12 类别:推理悬疑

现代架空悬疑推理都市情缘豪门世家
?
文案:
雨幕下撑开的伞面,为我挡住黑暗的侵蚀,嘶吼的狂风呼啸不止,破碎的灵魂却被凝固。你那时望向我的眼神,从此烙印在我的心上,值得我用一生去追寻,坚信你是我唯一的神明……
冷漠大灰狼攻×病娇小绵羊受
内容标签: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?
?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林归零 ┃ 配角:傅厉修,陆遇安 ┃ 其它:监狱,病娇受
?
  ☆、我的心上人执伞而来
?
  傅厉修第一次遇见归零时,是在林家的葬礼上。
  那天天色- yin -沉昏暗,下着绵绵细雨,伴随着夏日特有的闷热气息,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。彼时的归零身着黑色西装西裤,低垂着眉眼站在墓碑前。
  他的神情看起来是那么地冷漠,比起前来哀悼的人,他这个在灾难中唯一活下来的人,倒更像是事不关己的外人。
  傅厉修刚乘着自己的车来到这里时,目光环顾一周便瞧见了前面不远处,那个颇为瘦削矮小的背影。
  “他是谁?”傅厉修皱着冷峻的眉头问道。
 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站在车窗外的阿赢也看到了那个孤独落寞的身影,看起来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。阿赢是傅家的佣人柳妈的儿子,从小和傅厉修一起长大,也是他最得力的干将。
  看了一眼归零,阿赢便俯身对傅厉修道:“少爷,他是林家的私生子——林归零。”
  林归零,从小跟着自己的母亲流浪在外,于三年前被接回林家。一周前刚好过十八岁生日,而他生日那天也正是林家遭遇火灾,全家被烧死的时候。除了林家的部分佣人外,林归零是唯一活下来的人,是侥幸还是因为其他?
  一想到这儿,傅厉修眯起了双眼。敏锐的洞察力,以及直觉告诉他,这件事远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。
  “可有人收养他?”傅厉修想了想又问道。
  “有,因为他是唯一活下来的人,有是林家的私生子,所以有很多人在争夺他的抚养权。”作为一个忠心耿耿的执事,没有质疑自家少爷的想法,阿赢如实地回答道。
  “务必把他的抚养权夺过来。”没有继续听阿赢说下去,傅厉修直接吩咐道。
  “是。”
  很快,傅厉修又让阿赢把归零叫到自己面前。
  归零望着眼前的那一排排白色的墓碑,说不上心中是什么感觉。唯一值得肯定的是,自己一点儿都不伤心,反而有些庆幸,那些丑陋且令人泛呕的人终于都死了。
  这下,就不会有人再伤害自己了吧?归零看着脚下被雨水淋- shi -的泥泞的土地想着,却没有想到,就在这一天遇到了此生伤害自己最深刻的人。
  “请问,是归零少爷吗?”正当他这样想着,却听见有人在身后喊他的名字。
 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去,却发现那人和自己一样身着黑色西装西裤,相比也是前来参加葬礼的人,只是这些与他又有何关系呢?
  仅仅只是撇了一眼,归零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重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  看到归零这样冷漠的态度,饶是对方的修养再好,此时也不免有些愠怒了,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为了自家少爷来的。
  没错,对方正是阿赢,也正是在履行傅厉修让他把归零带到自己面前的命令。
  “你……”阿赢定了定自己的心神,告诉自己这是少爷吩咐的人要好好对待。
  “让我来吧!”却不想,被后来的傅厉修给打断了。
  傅厉修从阿赢的手中接过黑色的雨伞,将伞面笼罩在背对着自己的归零头上,为他遮住那些不断落下的雨水。
  见状,阿赢垂下自己的双眼,很自觉地悄悄退到一旁,等候自己少爷的下一个命令。
  “归零吗?我是傅厉修,相比你也听说过我的名字,所以你愿意跟我走吗?”
  这是傅厉修对归零说的第一句话,可以是很普通的一句话,却让以后每每陷入绝望之中的归零咀嚼上了千万遍。
  听到傅厉修这样说,归零却比上一次更甚,因为他连回头都没有回头,只是睫羽轻颤,说不出的好看。
  也就是直到现在,傅厉修才看清楚归零的全部长相。因长期营养不良而导致瘦弱的身躯,纤细的腰身仿佛一握就断,比自己整整矮上一个头,像一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。
  灰白的头发遮住了眼睛,苍白透明的皮肤,圆圆稍显可爱的脸,让人产生很强的保护欲。
  傅厉修,x市最年轻的首富,傅博集团的新任董事长。一直以来,很多人都猜测傅家的真正身份远没有明面上那么简单,只是苦于没有证据。不,应该说是那些媒体迫于傅家的实力,由此可见傅家的权势地位究竟有多大。
  就在傅厉修向归零坦白自己的身份那一刻起,他的脑子就已经飞速地过滤着身旁这个人的全部信息。
  看到归零并没有回答问题,傅厉修也没有继续往下说,而是一直在等待着他开口,显得颇有耐心。
 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,似乎过了很久,归零才想起自己身边还站着个傅厉修,于是他如傅厉修所想的那样开口了。
  “为什么?”归零沙哑着嗓子问道。
  这是因为许久不开口说话,再加上被烟熏到的缘故。
  “我要带你回家,因为我知道你想要什么,而我也恰好有那个能力给你。”傅厉修的声音很好听,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。
  回家?这大概是归零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,但是他却笑不出来。那时他因为自己此时再也不会笑,就像再也不会哭一样,可是事实证明他错了,而且错得还特别离谱。
  不管心中是怎么想的,面上却不会表现出来半分,那怕是伤心欲绝,这就是真正的归零。他自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,却不知傅厉修早在看见自己的那一刻,便将自己里里外外看了个明白。
  “为什么?”抱着好笑的心态归零问。
猜你会喜欢....